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耍机狂网专注于中国机器人、无人机发展!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无人机应用 > 正文

无人机植保服务该如何定价?

时间:2017-07-21 21:0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无人机植保,俗称“飞防”,因其作业效率高、喷洒效果好、隐性成本低等优势,近年逐渐在植保机械市场上取得一席之地。相较于人工植保,一台飞机效率相当于普通人力的60倍以上,其通常采用的雾化喷洒方式更可节省30%以上的药用量和90%以上的水用量。

  不仅如此,飞防作业让飞手、农民都尽可能远离农药,也降低了他们中毒的风险。大大减缓了近年来中国农村人口老龄化,劳动力连年流失,农药、化肥利用率较发达国家差距明显等问题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无人机植保服务究竟该收多少钱呢?按照行业惯例,根据作业无人机类型、农户的喷洒需求、农作物、农田复杂程度、市场空间等不同因素,植保无人机喷洒服务的报价往往不能一概而论。

  1作业无人机类型

  植保无人机有众多维度的区分。多旋翼、单旋翼、固定翼,油动、电动,手动作业、自动作业,GPS定位、RTK定位等等。不同类别的无人机,作业效率、喷洒效果、智能化程度、使用成本等多方面可能存在巨大差异,其作业报价也与之相关。

  2喷洒需求不同

  按照病虫害的严重程度、用药品种不同,农户会对喷洒效果要求不同。病虫害情况轻微或某些防治工作,飞行速度可以达到8m/s以上;反之如果病虫害较为严重,农户要求施药效果足够好,无死角、不漏喷,飞行速度可能需要下降到4m/s甚至更低。

  另外,植保无人机定位性能良莠不齐,所以一般作业需要在田块边缘画出几米的安全边界以防炸机,作业时安全边界部分喷洒不到,有些农户对边缘地区喷洒不作要求,但许多农户会要求扫边作业,扫边需要精准的控制,且风险较高。对于飞手来说,飞行速度的降低、扫边作业的加入,会直接影响到作业效率,也影响到每天的收入情况,所以单亩作业的报价也会随之提高。

  农田边界普遍种有防风林,植保机需规划一定距离为安全边界以防撞树

  3农作物不同

  飞防作业,现在大多针对大田作物为主,少数厂商的飞机可以作业丘陵地形的果园。针对大田作物,棉花、小麦、水稻、玉米等作物的喷洒难度也不尽相同。

  水稻田水面反射大,对无人机的定高及飞手的要求相对较高,玉米地等高杆作物往往需要自动化作业且高杆对穿透效果要求更高,如果不考虑病虫害程度及用药情况,这类作物的飞防服务费用往往高于棉花及小麦等;针对丘陵地形的果树,因果园海拔落差大、果树普遍较高等问题,如果按照大田的方式直接覆盖性喷洒,往往效果得不到保证,于是一般逐棵果树作业,每天效率仅有几十亩,单亩服务价格必然水涨船高。

  大田作物作业价格:8~15元/亩不等;

  果树作业价格:25~40元/亩不等。

  4农田复杂程度不同

  中国农村土地流转率相对较低,农村田块面积大小和质量参差不齐,小到几分地,大到数百亩。有些农田规整且一望无际,如新疆兵团的农田;有些农田则歪歪扭扭,电线杆、横拉线络绎不绝。这些因素对飞防作业实施的难度也有很大区别,规整大田对飞手、飞机的要求相对较低,作业效率能够尽数保证,单价相对较低;未流转的小田,涉及到频繁的转场,且对飞手、飞机的要求相对较高,效率直线下降,单价则较高。

  中国土地流转率还不高

  5市场空间不同

  学过经济学的朋友都清楚,产品服务定价除了与成本挂钩,很大程度上还与市场的供求关系、市场空间有关。如果供过于求,是买方市场,价格降低;供不应求,则为卖方市场,价格上涨。中国作为农业大国,各省份地区种植的作物、病虫害的类型都不尽相同,植保服务的体量和需求也千差万别。

  某些省份可能仅需要数百台植保无人机作业便可满足需求,价格则较低;但另有某些地区每年光政府统防统治工作都有上千万亩次,便需要大量的植保无人机服务,但飞防服务的供应又十分有限,价格也会相对较高。

  某门户网站称,2016年是植保无人机爆发元年,经粗略测算,按照中国20.25亿亩耕地,每年病虫害防治规模超过86亿亩次,市场规模超千亿元。无人机推进了飞防行业的兴起,创造了数万“飞手”的就业岗位,同时也催生了许多飞防服务平台。

  据笔者了解到,当地水稻田,如果请人工喷洒,效率低下(20~30亩/天),价格也要去到10元/亩左右,关键是植保旺季往往请不到人来干活,价格水涨船高也很正常。无人机喷洒效率一天相当于60个人力同时作业,且可以在短时间内高密度解决植保需求,价格至少不应低于传统人工喷洒,市场合理价格一般在8~15元/亩左右。

  植保作业定价需要考虑农作物类别、病虫害程度、用药品种、飞行速度、喷洒方式、地形地貌、田块大小、转场效率等,定制化的需求导致价格差异,飞手往往需要在作业现场与农户协商确定合适的作业价格;正如看病就医,同样是感冒,医生也会根据病人病情的不同,使用效果不同、价格不同的药物或治疗方法。对于农户和病人来说,飞防作业和医生看病一样的性命攸关。

  飞防防效一旦出现问题或打出药害,轻则影响收成,重则绝产绝收,老百姓忙活一整年投入全部的精力财力可能瞬间化为乌有,风险成本极大,农户们深知这一点,所以大多都愿意在植保效果上求好而不贪图便宜,更看重效果。如果飞防平台在不甚了解飞防真实需求的前提下,定了一个所谓低价,让飞手抢单作业,飞手也可能会以效率最高、成本最低的方式去完成作业,这样植保效果能否得到保证便不得而知了。

  虽说,高价不等于高质,低价不等于低质,但市场价格与服务质量之间永远是有一个合理匹配的,不然就不会有人继续待在一个亏本的行业里面,所以低价产生低质的概率一定是更高的。中国农业,普遍进入高投入、低利润的环境,飞防业也一样,虽说刚刚兴起,但实则并没有所谓的暴利期,厂商和飞手所赚的每一块钱都是辛苦钱。

  低价竞争虽然是一种常见的商业手段,但在植保行业试错成本太高。

  首先田间作业多少要经历烈日下测地,星夜飞防,蚊虫鼠蚁、农药毒害等等,经年累月你也看不见几个白白净净皮肤完好的植保队员;

  其次,飞防疏漏带来的减产绝收等后果最终大多都会落到农户身上,当一切真的发生,他们除了用那双满是老茧的手抹一把辛酸泪,又能做得了什么?

  植保飞防才刚刚开始,其困难程度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难,我们希望每个人从行业的长远发展出发,把防治效果放在第一位,保证飞防质量,探索更优的飞防植保方案,合理定价,不扰乱市场价格,这样才能促进整个行业和市场的健康快速发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